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通訊:西藏古籍普查10年記

2019-08-01 趙朗 中國新聞網

  解開經書扣,打開護經板,翻卷包裹經書的黃色綢布,一函19世紀的手寫本《甘珠爾經》呈現在眼前,暗黑色的藍靛紙更顯古樸,用金汁、銀汁書寫的藏文躍然紙上,字跡瘦勁、雋秀。

  7月31日,羅布林卡準增頗章二樓的佛殿內,4名工作人員分工有序,細致地翻閱著每一頁經書,將尺寸、重量、題記、缺頁、破損、蟲蛀等古籍的詳細信息一一登記在冊。

  今年,羅布林卡新一階段的古籍普查登記和全國可移動文物普查已開展數月,這兩項重要工作由西藏自治區古籍保護中心與羅布林卡管理處合作進行。

  西藏保存著大量藏文古籍,收藏單位主要以寺院為主,現存世藏文古籍總數約占中國的三分之二,全區古籍普查登記工作自2009年啟動。

  作為羅布林卡古籍普查的重要參與者,西藏自治區古籍保護中心古籍保護部副主任才洛接受中新社記者采訪時表示,西藏古籍普查登記已有10年,中央和西藏先后投入1031。72萬元人民幣普查資金。目前,西藏7市地的普查已經接近尾聲,已知存有古籍的1600余個場所(包括修行洞在內)中,已完成了1200余個,普查登記超過1。3萬函,像布達拉宮、薩迦寺、哲蚌寺等重點古籍保護單位仍有大量古籍待普查。

  “普查中,孤本、善本不在少數,這讓我們非常興奮。”他說,截至目前,西藏先后有217部(291函)珍貴古籍入選中國國家珍貴古籍名錄。

  在西藏普查中,古籍基本上以藏文為主。才洛表示,2012年,西藏自治區古籍保護中心在西藏阿里的托林寺發現了一函特殊古籍,這也是迄今為止,西藏古籍普查發現的唯一一函蒙文古籍,年代約在17世紀左右,內容記錄了成吉思汗黃金家族的歷史信息,但是暫無法考證蒙文古籍的“身世”。

  從香火旺盛的大寺院到鮮有人問津的修行洞,從城市到偏遠鄉鎮,才洛去到過很多地方,對當時的古籍保存狀況有欣慰,亦有惋惜。

  他認為,愈是極具規模的寺廟,古籍保護相對完好,而偏遠地區的古籍便沒有那么幸運,尤其在西藏部分邊境線上,古籍流失嚴重。另外,在一些遺址廢墟中,殘存古籍保護堪憂。

  此前,西藏自治區古籍保護中心對山南市隆子縣的白嘎寺進行普查,在主殿原址角落發現大量破損的古籍。于是,工作人員將其收集。

  才洛表示:“古籍普查登記一直遵循就地保護的原則,然而這部分古籍破損嚴重,且體量大,我們便與白嘎寺簽訂了轉移修復協議,隨后啟動了7000多葉破損古籍的修復工作,目前已修復完成近2000葉。”

  他提到,當時普查對白嘎寺237函、3萬余葉的珍貴古籍文獻進行了整理、建檔和拍攝書影等工作,對珍貴古籍文獻進行了全文數字化數據制作。

  西藏古籍普查工作啟動晚于內地,保存不似內地集中,很多普查點道路崎嶇,生活條件簡陋,在存量大的地方甚至需要呆上1個多月。這在才洛看來只是日常工作,讓他在意的是,專業古籍普查人員嚴重缺乏。

  西藏自治區古籍保護中心作為擔負西藏全區古籍普查工作的重要單位,專業人員不過5人。10年來,盡管西藏和各市地相關部門做了多次專業培訓,但對于海量古籍普查工作來說,仍是“杯水車薪”。

  所以才洛希望,更多的專業人才加入古籍普查隊伍,同時加大力度培養各級的專業普查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