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姬英明:八千多年的賈湖遺址發現了骨制“規矩”

2019-07-30 光明網

  中華文明在八千多年前,就是能觀測星象變化的智慧文明;中華民族的易道思想,就是源啟于長久的仰望星空!賈湖遺址出土距今9000年至7500年的 “骨制叉型器”和“骨制板”,就是最好的證據!賈湖遺址出土的“骨制叉型器”和帶有刻度的“骨制板”,我可以確定那是先祖“伏羲女媧”們,用來觀測星象變化的“規”和“矩”。姬英明先生在考察完河南漯河賈湖遺址后激動地說。

  “在文明發源地講文明,在歷史發生地講歷史” 是姬英明先生于黃帝紀元四千七百一十六年冬至元啟日發起《中華八千年文明史》探源的核心宗旨。7月中旬,《姬氏道德經》《姬氏祖傳經》傳承人、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副秘書長姬英明在延續前五期的探源后,第六期來到了中華文明源起地之一的賈湖遺址群一帶。這一次探源同行的還有著名考古學家、國家社科重大項目首席專家、《早期中國》作者、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韓建業教授等同行。

  據韓建業教授介紹,賈湖遺址近圓形,面積5。5萬平方米,是一處裴李崗文化或賈湖文化遺址,發掘出房址幾十座、墓葬數百座,墓葬為長方形豎穴土坑墓,頭向以西居多,有隨葬成組龜甲、叉形器、骨板、骨笛等特殊物品的墓葬二三十多座,龜甲一般有的是八個一組。有這些特殊隨葬品的墓一般較大,隨葬品較豐富。

  賈湖遺址是一處非常特殊的遺址,尤其是有明顯“卜筮”意味的內裝石子的龜甲和叉型器、骨板等,非常引人注意。該遺址共發現有寓意深遠的契刻文17例,分別刻在龜甲、骨器、陶器上,其出現年代早于安陽殷墟的甲骨卜辭4000多年年,也略早于甘肅秦安大地灣遺址一期的陶文年代。其中龜甲上刻符文9例,骨器上刻符文5例,陶器上刻符文3例,其特點均是契刻而成。經文字專家研究,刻符文結構為“橫”、“點”、“豎”、“撇”、“捺”、“豎勾”、“橫折”等筆畫,書寫特點也是先橫后豎,先左后右,先上后下,先里后外,與周漢時代文字結構基本相同,有些契刻符文的形狀與商代甲骨文有許多相似之處。新發現的甲骨契刻符文證明,中國是世界上最早出現文字的的文明之一。

  這次和韓教授一起到賈湖遺址探源,是我第一次在考古專家的指導下,親手觸摸及近距離的觀看這些老祖宗的遺物。對大家非常喜愛的骨笛,我沒有多大感覺,讓我最有感覺的是這些被按形狀命名的“叉型器”和“骨板”們!據韓教授和博物館長等說,自發現以來,眾多的考古專家和其他相關領域的專家們,都沒有搞明白這個“叉型器”是干什么用的!但能和有契刻符文的龜甲一起放在墓主人的頭頂隨葬,它一定是有非常特殊用途的。也有研究者認為,這個精美的骨制“叉型器”是用來觀測太陽的。但如果是用來觀測太陽,古人最多做一個不動的日晷,或者沒有手柄的“骨叉”即可,不用在“骨叉”下再做這么精美的手柄。測日不需要動,而需要絕對的固定,所以也不需要手柄;只有觀測星象,才需要不斷地根據星象的移動而動!況且以太陽月亮為核的天干地支是到軒轅黃帝時才有的。我們中華文明自古就有能觀測星象變化的智慧,我也是數千年來的傳承者之一。我們歷代的傳承人,自幼小時就有很強的訓練,幾乎每天都得觀測上千顆星位移動,況且每一顆星的星位又不一樣,舉一晚上觀測器也不容易,所以一定要做一個舒適的手柄,才能更好的移動角度觀測星位變化,然后卜筮計算,以確定未來的不確定危機,以更好的保護宗族部落性命財產。姬英明淡定地說。

  中華文明在八千多年前,就是能觀測星象變化的智慧文明;中華民族的易道思想,就是源啟于長久的仰望星空!賈湖遺址出土距今9000年至7500年的 “骨制叉型器”和“骨制板”,就是最好的證據!但賈湖遺址出土的“骨制叉型器”和帶有刻度的“骨制板”,我可以確定那是先祖“伏羲女媧們”,用來觀測星象變化的“規矩”。《周易》有“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于天”的記載,我祖上也傳承有距今8135年《圣太一天歷》實證,還有古冊《周髀》載:“昔者周公問于商高曰:竊聞乎大夫善數也,請問昔者包犧立周天歷度,夫天可不階而升,地不可得尺寸而度,請問數安從出?商高曰:數之法出于圓方,圓出于方,方出于矩,矩出于九九八十一。” 《周禮·冬官考工記》載有“玉人之事,鎮圭尺有二寸,天子守之。” 《淮南子》就更直白的說 “天地之大,可以矩表識也;星月之行,可以歷推得也。天地之大,可以用矩尺和圭表來測量。”我故鄉隴山成紀一帶,自古就有“二月二,龍抬頭;降伏羲,生女媧,立婚姻,定規矩”的民間話戲!關于伏羲女媧的民間傳承,現在西南苗彝地區都有大量存在。關于伏羲女媧鼎制規矩的傳說,到周漢時期有大量經書記載,但最能說服所有人、包括疑古者的,是近些年從甘肅新疆湖北等地出土的上百幅漢代絲帛“伏羲女媧手持規矩圖”。距今2000多年,還能有這么巨大數量的漢代精美“伏羲女媧手持規矩圖”存在,說明伏羲女媧這個傳說在周漢以前,華族群體就已有無法想象的共祖認同了!但最客觀的還是賈湖遺址出土的“骨制觀星規”和帶有刻度的“骨制骨矩”,和現代出土的漢代“伏羲女媧手持規矩圖”,有無可挑剔的相同之處,難道我們還不能相信賈湖遺址出土的“叉型器”和“古板”是傳說中的“伏羲女媧規矩”嗎?這兩處相差6000年的古遺物,竟然有如此驚人的雷同之處,難道還不能證明我中華文明的無與倫比延續性嗎?姬英明先生激動地說。

姬英明:八千多年的賈湖遺址發現了骨制“規矩”

  我們一行,還去了最近報道的滎陽青臺遺址“北斗九星“發現地。因為遺址正在發掘中,我們不能深入的研究考察,但從已有的圖片資料看到,這個“北斗九星”圖,是起源于伏羲女媧誕的祭祀圖,我們傳承人稱其為“九星崩”!是一種非常久遠和極高規格的祭祀儀式所遺留下來的產物。姬英明嚴肅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