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契丹王朝”閃耀大同市博物館

2019-07-31 劉俊卿 山西晚報

  7月27日,由大同市博物館主辦,包括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內蒙古博物院、赤峰市博物館、首都博物館、巴林左旗遼上京博物館等11家博物館協辦的“契丹王朝——大遼五京精品文物展”,在大同市博物館開展。展覽共展出12家博物館143件(套)精美文物,從“熠熠佛都”“煌煌北國”“曜曜異彩”三個單元,全面呈現了遼代社會發展風貌。據悉,展覽為期3個月,將持續到10月27日。另外,“2019首屆遼五京歷史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遼五京合作與發展研討會”同時舉行。

  在當天上午舉行的開幕式上,大同市人大、政府、政協的領導以及中國民族史學會遼金暨契丹女真史分會,洛陽、呼倫貝爾、赤峰、遼陽等博物館負責人及大同市文博志愿者共200余人參加了開幕式。

  “契丹家住云沙中,耆車如水馬如龍。春來草色一萬里,芍藥牡丹相映紅。”自公元907年建國,至1218年亡于蒙古,其政權延續了三百余年。終遼一代,共設立五京:上京臨潢府、中京大定府、東京遼陽府、南京析津府、西京大同府,又以五京為中心,劃分統治區域為五道。此次在西京大同舉辦的“大遼五京精品文物展”,族群融合、異域交流、禮俗信仰、社會百態等都貫穿其中,是繼大同市博物館在位于開化寺的分館——遼金元民族融合館“西京風華展”之后,又一個關于遼代文化展覽的饕餮盛宴。

  契丹是我國北方古老的少數民族之一,10世紀初,耶律阿保機統一契丹各部,建立遼國。五代時,遼太宗從后晉石敬瑭手中獲取燕云十六州,從此遼國的政治文化、社會經濟發生了重大變化。隨著疆域的擴張及統治的需要,遼國在政治上實行“南北面官”,經濟上采取農牧結合的方式,文化上汲取中原傳統精粹,使契丹社會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歷史時期。遼代諸帝信佛風氣極為興盛,佛教文化也逐漸成為契丹民族的精神文化信仰之一,因而與佛教有關的文物遺存比較多。此次“契丹王朝——大遼五京精品文物展”的第一單元“熠熠佛都”中,就展出了一批與佛教有關的館藏精品文物,包括綠釉迦陵頻迦(佛教中的神鳥)造像、銅鍍金大日如來佛、鎏金木雕坐獅造像、須彌座筒形重檐彩繪木塔、青銅千佛龕等。

  遼代統治者順應歷史潮流,根據南北地區不同的生產、生活方式和民族構成,采取“因俗而治”“南北面官”的制度,“以國法治契丹,以漢制待漢人”。隨之而來政治、經濟、文化等一系列深刻變革,從傳統的畜牧、狩獵經濟到農牧兼營,手工業、商業并駕齊驅,造就一派北國盛世氣象。遼王朝國力強盛,金銀器巧奪天工,鐵器冶鑄精湛,玉器玲瓏精巧,傳承泱泱漢唐遺風,兼容宋代風物之素潔雅正,又彰顯契丹民族之雄渾豪邁。在第二單元“煌煌北國”中,展出了涉及飲食器皿、生活用具等多種文物,其中的鎏金銅馬具、金花銀奩、嵌寶石鎏金包銀漆盒、花式口金杯、玉硯、玉佩等精美文物,展示了遼代貴族以及平民生活的多姿多彩,反映了當時金銀器制作的高超技藝和契丹民族獨特的審美風格。

  契丹立國后,加緊向周邊用兵。五代時,遼太宗耶律德光獲得“燕云十六州”,待趙匡胤“黃袍加身”締造了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大宋王朝后,宋遼之間開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軍事對峙。直到1004年,蕭太后親率20萬大軍南下,迫使宋朝簽訂了“澶淵之盟”,此后遼宋恢復和平達百余年之久。良好的南北關系促進了契丹經濟文化的發展,表現在瓷器方面,契丹族燒造出了具有中原風格與契丹特色的遼瓷,為人類制瓷業的發展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此外,遼國在繼承與吸收中原文化的同時,還打通了東西方貿易路線,開啟了草原絲綢之路的盛況,隨著中原人口與外來文化的傳入,使契丹國境內形成了民族交錯雜居的局面,為遼國多元文化的發展奠定基礎。第三單元“曜曜異彩”,正是通過包括褐釉雞腿瓶、褐釉皮囊式瓷雞冠壺、鴛鴦形三彩壺等大量的瓷器,展現了這一歷史時期契丹文化發展脈絡。

  7月27日、28日,“2019首屆遼五京歷史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遼五京合作與發展研討會”也同時在大同市博物館舉行。“契丹興起前居地及相關問題考”“山西大同焦山寺遼代行宮宮墻遺址調查研究”“阿保機建漢城考”等20多項研究成果參與學術研討。同時,與會單位介紹了開展“遼五京”有關的展覽情況和經驗,提出了合作展覽,加強各方面交流合作的意見。研討會上,與會專家學者進行了精彩的發言和熱烈的討論,展示最新學術研究成果,共同為博物館事業發展出謀劃策。大同市博物館館長王利民希望以展覽為契機,推動遼五京合作聯盟的建立,加強各博物館之間的交流合作,推動博物館事業蓬勃發展。